首 页 机构概况 疾控新闻 社会服务 健康教育  
  <<返回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科室目录 > 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科 > 相关政策  
新冠戴口罩,防“艾”须戴套 -----慎防艾滋病流行中的“超级传播者”
发布时间: 2020-10-16        来源:

【 字体:

 

    新冠病毒的快速传播,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,“超级传播者”一时成为了热门话题。首先我们用相关媒体报道的两个“超级传播者”案例来了解一下:

  韩国“超级传播者”

  韩国“第31号病人”,一位61岁女性,在2月18日确诊为新冠肺炎。确诊前两周曾两次前往教会做礼拜。2月21日,韩国政府通报称,截止当日下午四点韩国单日新增100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,其中大邱的大部分感染都跟这名“超级传播者”有关。

   加纳特马“超级传播者”

  西非加纳海滨城市特马一家鱼类加工厂集中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。这家鱼类加工厂的一名工人感染新冠病毒后,导致其他533名工人也被传染。

  实际上人类与传染性疾病抗争的几千年里,不管是霍乱、鼠疫、天花、麻风、还是伤寒杆菌都可能出现过超级传播者。所谓“超级传播者”,简单来说,就是一传多。从下面简单的传播网络图中我们可以看出A即为该网络的“超级传播者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
    上面提到的传染性疾病通常经消化道、呼吸道等途径以日常生活接触传播为主,那么在当前以性行为为主要传播途径的艾滋病中是否存在“超级传播者”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  别惊慌,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咱们先来了解艾滋病中“超级传播者”有何特点:

  感染者体内病毒载量高

  据研究报道,HIV经性途径传播率与阳性伴侣体内病毒载量高低直接相关[1],感染者体内病毒载量每升高10倍,传播风险预计增加2.5倍[2]。

  感染者频繁更换性伴

  多性伴,特别是短时间内的多性伴,容易造成聚集性感染。

  无法用肉眼识别

  艾滋病“超级传播者”往往和普通人一样,无法通过肉眼识别。据我们曾采访过的一些感染者回忆,他们会和一些“看上去很健康,很干净”的性伴发生无套性行为。和新冠肺炎一样,艾滋病也有潜伏期,且长达数年,甚至更久,在此期间,感染者大都看上去“健康”,但有传染性。因此用个人主观感受来评估性伴的安全性是错误的行为。

  由于“超级传播者”能特别高效地将病原传播给其他与其接触过的个体。因此,如何预防被“超级传播者”传染非常重要。针对大众人群,我们简单整理了以下四点:

  自我约束得做好

  大家都知道,在新冠肺炎的发病高峰期,专家建议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减少出门,避免前往人多的地方或公众场所。此做法的目的,就是减少危险行为,最大限度降低风险。同理,我们该如何有效的降低感染艾滋病的风险呢?没错,那就是减少艾滋病相关危险行为,例如减少更换性伴侣频率。

  (要是能从一而终,小编给你手动点赞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安全防护很重要

  受新冠疫情影响,口罩成了我们出门在外的必备物品。

  那么,戴口罩可以预防艾滋病吗?

  这…这…这…当然不行,得戴套呀(仅限于啪啪啪的时候)!

  目前,我国艾滋病经输血传播基本阻断,经静脉吸毒传播和母婴传播得到有效控制,性传播成为主要传播途径[3]。因此,戴套套预防艾滋病就像戴口罩预防新冠肺炎一样简单有效。

  补救措施要尽早

  《战国策·楚策》有云:“见兔而顾犬,未为晚也;亡羊而补牢,未为迟也。”

  因此,万一某天玩的太嗨,忘了戴套,或是发生套套破损等意外情况,请别破罐破摔,傻傻等待着审判结果,咱们还有机会逆风翻盘。切记,要趁早!

  原来艾滋病病毒从进入人体到免疫细胞感染的建立,需要数天的时间。在这段时间,通过药物可以阻断感染的建立,从而达到暴露后预防用药的目的。目前有3种联合用药方式可用于暴露后预防,想了解详细信息的小伙伴,可以参见本公众号关于暴露后预防用药专题文章。

    定期检测不可少

  俗话说:常在河边走一定会湿鞋滴。如果不幸感染了艾滋病,也不要绝望,通过药物治疗,绝大多数感染者可以正常生活。但我国感染者检测发现不及时,很多病人发现较晚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,不仅增加了传染给其他人的风险,也影响了自身的治疗效果。还是那句话:早诊断、早发现、早治疗,你好我好大家好!

  [1] Pedraza MA, del Romero J, Roldán F, et al. Heterosexual transmission of HIV-1 is associated with high plasma viral load levels and a positive viral isolation in the infected partner. 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. 1999;21(2):120-125.

  [2] Quinn TC, Wawer MJ, Sewankambo N, et al. Viral load and heterosexual transmission of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type 1. Rakai Project Study Group. N Engl J Med. 2000;342(13):921-929. doi:10.1056/NEJM200003303421303

  [3]. 2019年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新进展[J]. 中国艾滋病性病,2019,12:1205.

 

  相关文章

[ 关闭CLOSE ]     [ 打印PRINT ]

 
版权所有:镇江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
地址:镇江市黄山南路9号 艾滋病热线:0511-84434786 疫苗接种:0511-84431256 样品受理:0511-84407295

备案号:苏ICP备11044952号-1